民间传说故事

三秦案

故事词典 gushi.cidiancn.com

阅读: 132

在老寿光城里,流传着一个顺口溜“邢姚出了三秦案,城里富了郑家店”。为啥会有这么一说呢?据老人们讲,在清朝末年,田柳邢姚有一家姓秦的家里出了人命案,来到衙门打官司,因为秦家是个大家主,有人有钱,为打官司就住在衙门前的郑家店里,结果官司打了很长时间,在郑家店里也住了很长时间,连吃带住给郑家店付了一大笔钱,所以才有了以上的顺口溜。据说当时还把三秦案编成了一场吕剧戏演出非常轰动,尤其是在青州、临朐一带很是火爆。

据说,田柳邢姚秦家是大家主,有弟兄三,老大去世得早,有个儿子一直在东北做生意,挣了很多钱,老二在南方为官吃皇粮,只有老三在家里。这老三有很多土地,邢姚街上有买卖,在当地也算是有钱的大户,但是其心术不正,见钱眼开。因为他的嘴有一点歪,当地都叫他歪嘴三秦。

一年春天,在东北的老大的儿子想回老家买地盖房,全家搬回来,落叶归根。于是就带着银子来到寿光,先到县城做买卖的发小那里住了一晚上,叙了叙旧,把他的想法跟发小说了,发小很是支持,说好过两天到邢姚找他和其他的发小一起聚聚。

因为头天晚上喝了些酒,第二天一上午没有起床,下午才开始往邢姚走。到傍晚老大的儿子来到邢姚,到了歪嘴三秦家里,见了三叔三婶。歪嘴三秦炒上菜,爷俩边喝酒边聊天。当老大的儿子谈到他的想法的时候,三秦开始答应得很好。三秦问大侄子:“你这次来带来了多少钱?能够买多少亩地?再说盖房子也需要很多钱。”大侄子笑了笑说:“三叔放心,侄子既然想回来,就准备好了钱,能买上几十亩地,盖个四合院没有问题。”这歪嘴三秦一听这话,知道大侄子这次带来的钱不少,眼珠子一阵乱转,又小声地问:“你这次回来,在路上没有碰到什么人吧?”大侄子也没有多想,顺口说: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三秦笑了笑说:“没啥,没啥,吃菜吃菜。”大侄子也好久没有回来了,晚上和三叔喝酒聊天不知不觉喝多了,就在三叔家睡着了。三秦这时把老婆叫起来商量说:“大侄子这次回来,带了很多钱,想在邢姚买地盖房子,把全家搬回来。我看不如……”俩人商量了一条毒计。

俩人趁着大侄子喝了酒,睡得熟,用绳子把大侄子勒死了,想趁着黑夜把大侄子的尸体运出去埋了。他俩敞开大门一看街上有好几个人在点着灯笼顶牛子,也就是推牌九。过了一会再出去还有人,又过了一会还有人,不一会天亮了,天一亮就运不出去了,等到第二天晚上,结果街上还是有人,而且比头一天的人还多了。这样连续三天没有运出去。这一天,在寿光城里做买卖的大侄子发小回来了,他一回村就联系从小一起长大的伙计们,找大侄子喝酒。可是村里的伙计们没有一个见到大侄子的。就来到三秦家里问道是怎么回事。三秦说没有见大侄子回来,伙计们觉得有点怪了。在县城做买卖的伙计知道大侄子这次回来是想做什么,也知道他这次回来带了很多钱,他就怀疑歪嘴三秦可能把大侄子害了。于是就和伙计们商量,可是大家没有证据也束手无策,只能干着急。大家了解了一下情况,知道这几天歪嘴三秦没有出门,也有人看到晚上三秦家的大门开过几次,但是没有出来人。大家想他肯定把大侄子害了,想运出去见街上有人没有运成,就派人在他家门口盯着。又到了傍晚,歪嘴三秦想套上马车装作向田里拉粪,把尸体装在粪车里一起拉出去,伙计们知道后来到三秦家说:“三叔,今晚上没有事,听说你要往田里拉粪,我们来帮帮忙。”三秦知道事不好,强做笑脸说:“不用麻烦大家了,今晚先不拉了。”又没有把尸体拉出去。这尸体在家里呆了好几天,开始发臭了,三秦没有办法,就在东屋里挖了一个坑把尸体埋了进去。

伙计们在三秦的门口守了好几天,没有见动静,没有办法就和村长说了。村长觉得这可能要出大事了,就到县衙报了案。县太爷也觉得有可能出了人命了,就亲自带领着十几个衙役来到邢姚。当时歪嘴三秦在院子里坐着椅子抽着大烟袋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衙役们在三秦家里搜了好半天啥也没有搜到。县太爷想回去,这时歪嘴三秦开了腔了:“县太爷!你先别走,你这样兴师动众地来到我家里,搜了大半天,你想搜什么,闹得大家都来看笑话,还以为我秦老三怎么的了,自古官不进民宅,你要给我个说法。否则我去州府里告你去。”把县太爷好一阵子数落。当时来看热闹的很多人,县太爷感觉很失面子,但是又不好说什么。正在为难之际,这时三秦家的狗从外面回来了,它进了门就窜到东屋里地上扒土。歪嘴三秦一看脸色大变,忙去撵狗,县太爷一看感觉有情况,马上叫衙役们过去看看,衙役们过去一看,发现地上的土很软和。县太爷让人往下挖,不一会儿把大侄子的尸体挖出来了,这时歪嘴三秦也不吵吵了,手里的烟袋也掉了地下。县太爷马上找人给他戴上手脚大镣,押回城里大牢。

把三秦押走以后,家里的人赶紧找人到县里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他的性命。三秦的丈人家也是一个大家主,又托人给三秦的二哥捎信,他二哥在南方当差一时半会回不来,再说他也不知道是啥情况。就让人先到寿光县衙打了招呼,先不要判,等他忙完这一阵子看看情况再说。县太爷一看是秦家老二派人来打招呼,官职又比他大好几级,只好先关押在大牢里等等再说。三秦家的人们在衙门旁边的郑家店里住下,想随时探听情况,还不时给牢头送礼要求照顾好三秦。

大侄子的朋友们看到三秦被县太爷押回县衙以后,就想办法通知了在东北大侄子的家人。家人一听是这么一回事,马上带了银子,马不停蹄地赶到寿光,也住在了郑家店。大侄子的家人也想办法找到县衙里的工作人员打听情况,想着尽快地把歪嘴三秦定罪处斩,报仇雪恨。

就这样一来二去,官司拖了大半年,最后还是判歪嘴三秦见财起意,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秋后问斩。因为这个官司在郑家店住的人多,吃饭的人多,时间又长。所以算账的时候给了郑家店不少的一笔钱,才有了“邢姚出了三秦案,城里富了郑家店”一说。

分享故事给亲友.

下一篇:丑妻不可怜 下一篇 【方向键 ( → )下一篇】

上一篇:老国王的忧虑 上一篇 【方向键 ( ← )上一篇】

手机词典

扫一扫查看 词典手机版

www.SHCD.me

友情赞助